三十三、妳來找我   這一整個月下來,我們三人除了偶爾處理清雲商會事務外,幾乎每天都在進行三修, 在那摸不清頭腦的複雜機制作用下,三人的修為多少都有些許增進,提升最多的是芸芝, 她剛邁入築基期,加上修為又是最低,自然增長最快;最樂在其中的小雪反而是最毫無長 進的一個,畢竟修為跟我倆相差太遠,不過感覺也縮短了幾個月的修煉時間,因此她也不 覺得有什麼委屈。   靈妖眾擊敗獵妖門,少主朱有度幹掉掌門糜昂,進而把整個獵妖門吞併掉的消息不脛 而走,林、姚二人帶回去的情報是說糜昂眾叛親離,被底下長老圍剿致死,但江湖上盛傳 的謠言卻說朱有度用計刺殺了糜昂,這表示陳家散播的輿論達到了效果。   畢竟獵妖門跑來璃光宗尋求庇護,如果清雲商會背上了「欺師滅祖」的臭名,那麼接 納這群叛徒的璃光宗也會跟著名譽掃地,因此璃光宗巧妙地動用轄下的璃光商會,透過太 乙國各地的玻璃工藝商鋪四處散播謠言,短時間成功掌控了這起流言的主導權。   太乙宗一直以來自視甚高,懶得費口舌澄清謠言;清雲商會的人因為有了歸宿和前途 ,自然也不願再節外生枝,加上璃光商會散佈的版本比原版更加繪聲繪影、耐人尋味,最 終便以「靈妖眾少主朱有度成功幹掉糜掌門後,在掠奪獵妖門財產時不慎落入新任掌門─ ─陳麟的圈套,只能以失敗告終、夾著尾巴逃跑,可惜獵妖門也因此元氣大傷、無法維持 宗門生計,只得轉為商會另謀出路」的版本流傳於世。   這一消息是經我同意才流傳出去的,既陳述我靈妖眾有打敗金丹修士的實力,又彰顯 了陳麟的智謀能力,又同時壓制住靈妖眾的傲氣,這看似虎頭蛇尾的走勢,實際上卻讓靈 妖眾暗藏了一股深不可測的氛圍,多少能達到震攝他人的效果,對我來說就已經夠了。   和清雲商會接頭人交換完情報的芸芝,捧著三塊玉簡回到洞府,將其遞給我:「喏! 十國京城本月的拓展狀況,除富甲國有錢氏商會打壓、禪辛國佛修眾多,奢華葷食推廣不 利、游壬國離本國最遠尚未佈局完整外,其餘幾國皆已在京城買好餐館,只要貨源供應充 足便能馬上開始營運。」   在凡間開設店鋪的修士雖然有,數量卻是相當稀罕,畢竟凡間的一萬銀票才等於一顆 靈石,凡人買一棟房子,在修仙界大概只夠買顆築基丹,有點腦子的都知道這樣不符合時 間成本,因此我提出這計畫時,清雲商會的人完全不能理解。   而且,還沒賺到幾個錢,每座京城就得先投入高達一千萬銀票用於建設餐廳及僱用員 工,甚至連保鑣都請了清雲商會的修士坐鎮,也是一筆額外開銷。此外,又花了數百萬購 置田地和農場,實行自產自銷的經營模式。   突然有這樣一筆鉅額資金投入凡間,很快便引起了錢氏商會的注意,只不過我們早已 預見被他們壟斷的可能性,提前儲備了牲畜及農作物,如此一來,錢氏那邊想要抬價也為 時已晚。   將神識注入玉簡,大致理解狀況後對芸芝點了點頭,目前事情還在軌道上,現在只擔 心萬一錢氏那邊查明清雲商會的行動跟我有關,不知是會氣得派人來弄我,亦或是再次找 我談收購一事……總之我已下定決心,再過幾個月就搬離琉璃仙嶺,找個沒人的地方安心 修煉結丹,那些恩恩怨怨並不會對我有直接的影響。   煉氣期的修行多少和修士自身的天賦及機運有關,但從築基期開始,天賦的重要性大 幅降低,只能倚靠長時間努力修煉,每層的修煉難度可說是以倍數成長。對我而言,築基 一層約耗費了十天,築基二層耗費二十天,築基三層耗費四十天,照這樣算下去,我要修 到築基九層,至少得花14年時間,這是建立在不斷與小雪、芸芝三修,而且效率不會變 差的情況下。   14年結成金丹,放眼整個修行界恐怕都不曾有人能做到,連想都不敢想。一般人平 均結丹時間約在50至120年不等,文獻記載,最快從築基結成金丹的奇才也是閉關了 37年才達成,14年……相當於修仙奇才三分之一的時間,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外掛屬 實是有點太強大了!   不過正如先前所說,我增強的只有修為,體內法源來不及跟上,很可能導致我空有修 為、實力底下,因此,最好找個適合的功法儘早修煉為佳。   糜昂儲物袋裡現有的幾本妖修功法都不適合我,那些必須有強悍妖修身體才扛得住, 要嘛就是龍修、虎修,或著一些山海經裡才能找到的上古凶獸……沒有一個是適合豬修煉 ,別說豬,兔子也沒有。   小雪的功法也不怎麼樣,就是比較擅長遁地的土屬功法,看來看去,最終還是只能選 擇朝陽通體術。如此一來,我也成為了陰陽兩修的修士,未來除非自己廢掉其中一套,否 則便不能在太乙國加入或創立門派。   取出芸芝帶來的第二塊玉簡,裡面是芸芝針對清雲商會現有財產進行的盤點,見帳面 上沒有什麼意料之外的花銷,我便很快收起玉簡查看最後一塊。   第三塊玉簡記載著這次參與鬼霧試煉的最終名單,不只是清雲商會,整個修仙界要參 與試煉的名單都在玉簡內,這是只有各門派掌門才能知曉的資訊,陳麟自然是看過了,只 不過他背後還有我,所以最後落到了我手中。   「切,給我看這個幹嘛?」我心中暗暗嘀咕,便要將玉簡收起,我在修仙界沒親沒故 的,名單裡除了清雲商會的人之外估計沒一個認識的,看了有啥意義?   然而下個瞬間我突然轉念一想,親人是沒有,認識的人倒有幾個,不如瞄一眼看看有 誰吧?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又將神識注入了玉簡之中,參與鬼霧試煉的一共有15560 人,皆是東大陸有頭有臉的門派,開頭便是那佔據玉簡一大半的太乙國名單,畢竟太乙國 是東大陸修仙門派最多的國家,派遣最多修士參與也是合情合理。   太乙宗,林燕雨和姚俊高未列其中,他們現在應該在為結丹做準備,加上有我給他們 的報酬,短時間不愁花銷,沒參加是合理的。目光掃過太乙國各大宗門,想要尋找清雲商 會的與事人員,不料卻先看到了璃光宗,還有那最令我心心念念的──落日宗。   這份名單是依照宗門實力作排序的,璃光宗排得比落日宗靠前十幾個位置,然而璃光 宗我根本不認識幾個,落日宗倒是有幾個在意的人。   田茹清──初窺築基。   田儒慶──築基七層。   雖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似乎又在預料之內。田茹清與田茹慶兩人,皆參與了這次的鬼 霧試煉,這來龍去脈我用膝蓋都想得出來,田茹清被偽田友山侵犯後,肯定會在門內失去 地位,即使田茹清處女已被我修復,但從她的反應及現場狀況來看,恐怕還是會令目擊的 弟子產生聯想,流言蜚語自此便流傳開來。   至於田儒慶,從他之前對我的態度來看,應該是想保護妹妹才會跟著參加,這點心思 不難推敲。   此時我也只能搖頭嘆息,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因為被我侵犯,害她在宗門失去了地位 ,最終只能前往那存活率僅有1成5的凶惡之地冒險,實在令我唏噓不已,然而我對她也 只是愛莫能助,就算助她一臂之力也沒辦法,估計田茹清要是知道第一次是被豬妖奪走的 ,恐怕會先把我大卸八塊吧?   李芸芝見我沉吟不語的模樣,默默走到我身後為我舒緩僵直的肩膀:「之前不是都沒 興趣看?怎麼這次一看臉色變得那麼凝重?該不會是有朋友被選中了吧?」   「算不上朋友,是幫助我開啟靈智之人。」   「那……這……少主莫非是在想辦法把他踢出名單?亦或是……你想參加試煉幫他! ?」芸芝有些驚訝地詢問。   「她與我有仇呢!應該不會想再見到我……」我搖頭莞爾,芸芝臉上充滿了疑惑的神 色,是怎麼樣的情況,才能讓我的恩人同時又變成仇人?莫非是少主恩將仇報?她看了看 我臉上的神色,似乎能感受到我心中的愧疚,按摩的手法也稍微轉得更為溫和。   嘆了口氣將玉簡交還給芸芝:「萬一她回不來了也好,至少,我跟她的恩恩怨怨就能 到此了斷!」   芸芝微笑著點頭,不再進行追問:「那待鬼霧試煉結束後,我再將存活名單拿給你過 目吧。」   「如此甚好。」   又和平地度過了半個月,芸芝可以說已經把我跟小雪當成了無話不談的家人,畢竟現 在每天都要三修,有時是我服侍兩女,偶爾又會合力進攻一女,不過大多時候還是兩女一 起服侍我居多,甚至有時候我沒心情做,也會強行被兩女壓榨取精。產出來的精華大多優 先拿去煉製增元丹,剩下的才讓兩女分食吸收,她們倒也沒有什麼怨言,畢竟這種三修法 效率實在太高,可以大幅減少修煉時間,處理其他雜事的時間就相對較多。   一般的修行方式都得閉關運功,例如朝陽及太陰兩套功法,必須每時辰運行一次大周 天,修行效果才會最佳,可三修法不需要,只要花半小時到一小時進行交合,馬上便能提 升修為,如此一來就有更多時間可以處理雜務、鑽研法術、煉製丹藥、法寶等等。   這段期間,除了禪辛國那地方有病之外,其餘九國的餐廳皆已布局完畢、開張大吉, 有一半以上的店面,營運第一天就賺到了驚人的百萬營收,照這樣估計,每間店一個月至 少能有兩千靈石的收入,九間店一年約能收入18到22萬靈石,就抓20萬吧。   依目前築基弟子400、煉氣弟子1200人來算開銷,每年要支出260萬靈石作 為俸祿,這20萬只能算是杯水車薪,只不過,弟子們拿到俸祿大部分也只是用來購買修 行資源,所以大部份支出都能夠用增元丹抵銷掉。   一顆增元丹約等值於300靈石的修煉資源,這還只是成本價,實際收購可能會差5 0到100靈石不等,每月提供500顆,算下來一年至少也是210萬靈石,開業第一 年小虧一點還算是合情合理,更何況,這是在不影響我跟芸芝修煉進度的前提之下,如果 真有必要,我多取些精華來煉製增元丹賣錢,似乎也是可行的辦法……但我不想這麼做, 這種東西萬一流傳於世,遲早會有厲害的丹師辨認出成份,那到時候可就尷尬了。   為此,我也下達了命令,所有拿到增元丹的人,都必須當場服用,不得轉售他人,若 是有想要贈與的,也得在長老的監督下嚴厲執行。   除了顧及餐廳生意,我也開發出了世上最偉大的發明……不是衛生紙,是絲襪!   沒錯!對男人來說,絲襪絕對是最棒的發明!不僅可以遮瑕,還能塑形、保暖,此外 ,半透明若隱若現的膚色更是令男人產生無限遐想。什麼用品都可以延後開發,唯獨絲襪 這個東西,必須第一時間做出來!   將手中一黑一白兩套過膝絲襪分別遞給芸芝和小雪:「芸芝,妳穿黑的,小雪穿白的 ,以後每天都穿,最好能多給我一些反饋。」   兩女盯著手中兩雙在燈光照耀下微微反光的透明絲襪,皺著眉頭有些不明所以,不過 既然是少主的要求,那也沒什麼好違抗的,找張椅子落座就開始穿戴起來。   「感覺有點緊……」大腿豐腴的芸芝拉了拉被咬住的大腿肉,有些不自在地說道。   我將芸芝的黑絲美足捧到手中,輕輕用手撫摸……就是這個絲滑柔順的觸感!簡直太 棒了!不枉我耗費這麼多時間修改設計,幸好編織過程可以用法力操控,達到近乎機器一 般的效率,不然如果用手還不知道要弄到什麼時候。   「你、你這樣摸好癢啊……少主!」芸芝面有難色地說道。   「看起來尺寸還行,妳先穿一會兒試試,不行的話我再幫妳調整看看。」我轉頭望向 小雪那邊,那臭兔妖笨手笨腳的,連襪子都不會穿,見她就要失去耐心,我連忙衝上去幫 她:「欸欸!小力點!這雖然是用仙草編織而成,延展及堅韌性還不錯,可那麼薄一層, 太粗魯還是會被妳拉壞的啦!」   「這到底什麼鬼東西?我連正反面都分不清楚!」小雪氣鼓鼓的抱怨道。   芸芝也是好奇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絲滑的玉腿,臉頰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有些紅潤,她回 想起在情趣用品類的玉簡中,曾經看過類似的東西:「應該也是少主之後想推出的商品吧 ?」   我伸手對芸芝彈了個響指:「Exactly!這東西叫做絲襪,之後我還會開發出各式各 樣的顏色及款式,不覺得穿上去後,腿變得更性感了嗎?」   芸芝將棕黃色褲裙放了下來,裡面的黑絲皆被褲裙遮擋住,她兩手一攤像是在問我: 「這樣有意義嗎?」   我伸手招了招,示意她湊過來,芸芝以為我要對她說悄悄話,毫無防備地將耳朵靠近 我嘴邊,殊不知,我卻是趁機親了她肉撲撲的臉頰一口,令她感到有些開心……卻也無語 。   就在我邊教導小雪穿絲襪邊性騷擾芸芝之時,洞府的禁制突然傳來法力波動,這是有 人造訪這座山谷的徵兆,芸芝朝洞外瞥了瞥後對我說道:「我去看看。」   芸芝離開洞府後往上方飛行,只見清雲商會一名接頭弟子浮空立在禁制外,似乎只是 傳了個通知後便在此等候,芸芝打開禁制飛出去與對方碰頭:「師兄,有要事相談?」   那位師兄點了點頭道:「有個女乞丐來造訪清雲商會,呃……說要找朱有度,我們已 經再三跟她說過,朱有度正在被我們追殺,我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可對方還是堅持要找 少主……彷彿很確定我們知道少主下落似的,看她修為不高、又沒什麼歹意,所以在長老 授意下前來通報。」   芸芝皺眉頷首,她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將內容轉達給我後,我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女乞丐!?身上是不是很臭?」   「這……」芸芝心理嘀咕:「我又沒親眼見過,怎麼會知道?」   「快!快帶我去見她!」我披上禁絕紗羅,一個半月沒離開洞府的我,跟隨芸芝向上 飛行,往清雲商會待客大廳而去。   待客大廳中,三名弟子將一位乍看之下衣衫襤褸,實際上卻包得嚴嚴實實的細瘦女子 圍住,那女子的瀏海散亂、蓬頭垢面,看起來有些瘋瘋癲癲的,身外則是壟罩一圈的護體 法罩,似乎很警惕地不希望那三名弟子接觸她。   大廳主位,豪放不羈的常風烈一邊大口啃著從我餐廳送來的披薩,一邊虎視眈眈地盯 著那名女子,絲毫沒有在外人面前應有的風範。   負責接頭的弟子從大廳後方走出,湊到常風烈耳邊低聲道:「常長老,少主說要單獨 見她,已經在後方等著了。」   正在大快朵頤的常風烈有些愣了,看來這女乞丐還真是少主的舊識,不,若是一般的 好友,似乎也沒必要單獨見面,總感覺其中有些隱情……然而少主都發話了,常風烈再怎 麼粗線條,也不敢踰越這個底線,大手一揮把還沒吃完的披薩收進儲物袋後,站起身宣布 道:「女人,少主說了要單獨見妳,除了她以外的人,都跟我走吧!」   大廳內幾位站崗的弟子跟在常風烈後方離開屋子,此時我才從大廳後方悠悠步出,我 鼻子猛力嗅了嗅,意外的是並沒有聞到什麼怪味,不管是那如大便一般的臭氣,亦或是醉 人心迷的體香,她真是我想的那個人嗎?   一看見她,我便知道了原因,墨言展開了護體法罩,將身上的味道鎖在護盾內不讓其 飄散而出,現在的她已經煉氣三層,不再是之前初虧煉氣的小白,這種程度的消耗還是禁 得起。   散亂瀏海下的雙眼一看見我便發出光芒,嘴角露出了那依舊難堪的「史萊姆嘴」憨笑 ,也不顧我身後還站著芸芝,邊走上前邊喊道:「朱哥哥!您居然……在這麼短時間內就 築基成功了!言兒一直沒有您的消息,未能來給您祝賀,實在對不住!」   我擺了擺手微笑道:「沒事沒事,我行事本來就比較低調……這次倒還真沒想到是妳 來找我!怎麼?已經不生我的氣了嗎?」   「不、不說那個……當時,的確是言兒太失禮了,還望朱哥哥不要惦記……」墨言低 下頭,露出有些慚愧的表情,隨即又偷瞄我一眼,見我臉上依然笑意滿盈便吐槽道:「朱 哥哥才不低調呢!現在整個修行界都在傳,您單槍匹馬就打敗了獵妖門前掌門糜昂……看 來傳言果然不虛吶!」   「那些都是無知之人亂傳的謠言,妳也看到我才築基期而已,哪有那麼神通廣大?」 我擺了擺手客套一番後,隨即問道:「言兒,妳是怎麼確信我在這裡的?」   墨言低著頭,看起來有些扭扭捏捏地說道:「根據我對朱哥哥的了解……到獵妖門掠 奪寶物感覺不太像是您的作風,加上獵妖門突然決定解散,言兒怎麼想都覺得其中應該另 有隱情……」   真不愧是我愛上的女人,不僅臉蛋長得可愛,腦袋也比芸芝還要好使了吧?我有些不 好意思地露出靦腆笑容,這種被心上人看穿心思的感覺,有點五味雜陳:「……如果沒有 什麼要緊的事,不妨來我洞府坐坐,也讓我好行行地主之誼!」   感覺說這話的時候,身後芸芝的目光似乎變得有些尖銳,也不怪她,畢竟言兒這樣唐 突造訪,身上又是髒兮兮的瘋癲模樣,身為我的丫鬟,在我放鬆時她保持警戒,是合情合 理且必要的。   墨言點了點頭,原本客套的笑容垮了下來,咬著下唇有些尷尬地說道:「此來……確 實是有事相求,如果朱哥哥不介意的話,希望能讓言兒與您詳談。」   「沒問題!反正我現在除了修煉之外也沒什麼要緊事,只要言兒開口,我一定盡力達 成!」   只見言兒咬著下唇,緩緩從儲物袋內取出一塊玉簡,示意讓我閱讀,我招了招手驅動 法力接下玉簡,和芸芝一同將神識注入玉簡後,兩人臉色皆同時大變。   玄煞教諭令:   命叛逃弟子墨言,參與今年度鬼霧試煉,違旨者,諭以最嚴厲之懲罰。   宗門法旨,不得違抗。 -- 《轉生成豬的我,突破只能靠雙修》 好評連載中,歡迎點入連結觀看: https://www.penana.com/story/150456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twptt.tw), 來自: 1.160.240.17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twptt.tw/AC_In/M.1718316107.A.6FF
suaowilliam: 臭臭寶,死到臨頭才跑來找朱爺求救…06/14 09:56
suaowilliam: 那就順便四修吧!06/14 09:57
fatcung: 黑絲襪最高!06/14 10:23
BarBow: 認真說,肉戲的部分反而比較無趣XD06/14 11:53
BarBow: 但是很好填字數充篇幅就是了,所以也算不可或缺06/14 11:54
xikimi: 包養真亂06/14 11:54
puro: 我怎麼沒什麼印象 這個是誰阿06/14 13:54
suaowilliam: 應該說能尻的素材太多了,反而好奇劇情要怎麼展開06/14 14:41
suaowilliam: 我是覺得也許能考慮安排個對朱角魅惑體質免疫的女角06/14 14:45
suaowilliam: ,花篇幅去調教她增加新鮮感?比如之前跑掉的老妖婆06/14 14:45
PTTJim: 沒想到黑森林的墨言那麼快就回來了,期待黑森林再度出現06/14 15:18
Avero: 演藝圈一堆包養好嗎06/14 15:18
potato300: 人物太多會記不住的qq06/14 17:46
westjatht: 太香了吧這麼快墨言就回來了,還讓豬角不得不打仗了ww06/14 18:46
GDUNICORN: 倒也不是不看肉戲,主要是豬角還沒變成豬傲天之前會好06/14 18:53
GDUNICORN: 奇會怎麼發展的過程,而且我還是比較喜歡...嘿嘿06/14 18:54
hcchang: 推06/15 01:52
ejoz: 政治圈一堆包養好嗎06/15 01:52
gerkk: 還沒上過就自己跟來了 06/17 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