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謝孟強像是感覺到什麼,伸手往衣服裡掏。 「怎麼了?」劉富安好奇地問。 「嗚,好難抓,不管了!」謝孟強似乎被衣服裡的東西搞煩,突然地把衣服整個掀開。 「啊!」葉宏月嚇得趕緊將臉埋在劉富安的背後。 「你在做什麼啊!?」劉富安吃驚地問。 啪! 一個會動的東西就這樣掉在地上,劉富安仔細一看發現那是一條小魚, 很顯然是混在剛剛被謝孟強激起的水花,而落至他的衣服裡頭。 「哎呀,不小心抓到一條魚了。」謝孟強將小魚撿起來輕輕地捧在掌心裡, 看了看問劉富安說:「你覺得這是魔獸嗎?」 「看起來只是普通的魚,等等,我試試看,生物研究者。」劉富安發動技能後, 再往小魚看過去,很快就獲得資訊說:「確實只是普通的魚。」 「什麼嘛,真無聊。」謝孟強輕握著小魚,隨手一甩就往河裡丟去。 「啊,風托!」葉宏月見狀趕緊對小魚使出魔法,小魚便在空中呈現拋物線的方式, 即將要落至水裡時,輕輕地上浮一下後才落回水裡。 謝孟強見狀說:「我只是丟回水裡,小魚不會有事的,不用那麼緊張。」 「人突然掉進水裡姿勢不對是會受傷的,何況是魚,而且還那麼小隻。」 劉富安幫忙解釋說。 「是喔,好吧。」謝孟強轉身朝宅邸走去說:「那我回去了, 就讓你們這對情侶好好約會吧。」 「喂,我們只是……」劉富安還想反駁,但謝孟強腳下一踏就高速跑得沒影, 劉富安只能嘆口氣回頭說:「小問,你有什麼事嗎?」 「沒啊,陪你們一起在這裡享用風景啊。」小問仰躺在空中說。 「你跟著謝同學跑去主屋探查,是不是想問他們問題?」劉富安詢問說。 「沒錯,因為感覺可以問出很有意思的答案。」小問很乾脆地回答說。 「那你剛剛為什麼不問?」劉富安不解地問。 「因為時候還沒到。」小問微笑地看著在頭頂上的太陽說。 「該不會你想等到晚餐時間,別這樣,會害到密雅,而且會影響我們的食慾,不, 最好什麼都不要問,畢竟密雅好不容易和家人重逢。」劉富安警告說。 「家人啊,家人到底是什麼呢?」劉富安感覺小問的話意有所指, 但現在分辨不出是什麼意思,而小問也回答說:「放心好了,我不會那麼不識趣, 會等你們吃完飯再問,而且會做點措施讓他們不會想到密雅身上。」 「那就好。」劉富安想說不會影響密雅,那被小問問題似乎也不算是什麼壞事。 「你們不去河裡泡泡腳嗎?很涼的喔。」小問微笑地問。 「也是,阿月,我們去河裡玩吧。」劉富安想到小問已經在這裡了,所以能直接到河裡去 ,便直接跳下大石,伸手邀請葉宏月說。 「嗯,好。」葉宏月伸手握住劉富安的手滑下大石,跟著他朝河邊走。 兩人便直接來到河邊,脫掉鞋襪放在岸邊便光腳走進河裡, 頓時一陣清涼的感覺從腳底傳來,讓他們剛剛被太陽直曬的燥熱感獲得緩解。 「好涼啊!」葉宏月很開心地踩著水。 「是啊,小心點。」劉富安牽著葉宏月的手,擔心她是否會滑倒而幫忙注意著, 不過當劉富安看到河裡正飄著幾隻魚屍,想到剛剛謝孟強的強降落,不禁嘆氣說: 「謝同學做起事還真是亂來。」 「是啊,感覺什麼都不害怕的樣子。」葉宏月點頭說。 「但我看起來更像自暴自棄的樣子,是因為越來越感覺自己回去必死, 但又必須讓大家送回去嗎?」劉富安思考著說。 「他不是可以選擇留在這裡生活?還是他不想在這裡生活?」葉宏月坐在河裡一塊石頭上 ,一邊用腳打著水說。 「不知道呢,說不定他對原世界也有放不下的事物吧。」劉富安想起自己的爺爺奶奶、 以及父、母、妹妹,還有寵物貓,自己就算想要在異世界生活,內心也會非常捨不得。 「如果回去的時候,能以那種狀況,找出拯救謝同學的方法就好。」 葉宏月用腳在水裡畫著圈說。 「是該想想,在那種極限狀況下,要如何將謝同學救下來。」 劉富安低下頭認真地思考著。 「希望我們回去後,也能解決那個問題……小安?」葉宏月發現劉富安突然安靜下來, 奇怪地看向他,發現他正低頭思考著,內心突然想做個惡作劇, 邊更大力用腳將水攪成漩渦,再突然把水踢到劉富安臉上。 「嗚!好冷!怎麼回事?」劉富安被水潑得一整臉才回過神,看四周沒有其他人, 只有葉宏月笑嘻嘻地看著自己。 「你的腦袋都冒煙了喔,我幫你冷卻一下。」葉宏月再次踢出一水, 想讓更多的水淋到劉富安身上。 「靈身!」劉富安迅速使出技能,不但閃過潑來的水,還閃身到葉宏月的身後, 並用雙手捧著水準被舉到她的頭上說:「來,我來幫你洗個頭。」 「等等,你怎麼可以用技能,不公平!」葉宏月驚呼一聲,頭就瞬間消失, 反倒嚇了劉富安一跳,使雙手捧著的水就落回河裡。 「你把頭消失更不公平吧,這樣看起來就像無頭女屍,沒關係,看我用濕淋淋手攻擊。」 劉富安用沾滿水的雙手伸向,可能是葉宏月的頭位置。 「嘿嘿,不給你碰。」葉宏月迅速跳下石頭閃開,讓劉富安的手撲空。 「逃不掉的。」劉富安迅速躍過石頭,緊追著葉宏月的身軀。 「那我消失更多,讓你看不見。」葉宏月知道自己不可能跑贏劉富安, 於是試了一下果然雙手就直接消失。 「你知道你的衣服消失不掉嗎?」劉富安迅速靠上前說。 「怎麼會給你抓住……哎呀!」葉宏月見狀趕緊往旁退開,但卻像是踩到青苔的石頭, 腳下突然一滑,整個人就要跌進河裡。 「疾身!」劉富安當機立斷開啟技能就衝過去,及時抱住葉宏月的腰讓她沒有跌進河裡。 「謝謝……」葉宏月道謝的時候,劉富安臉上的水剛好滴了幾滴下來, 落至嘴唇和臉頰的位置,讓劉富安因而產生看到葉宏月臉上輪廓的感覺。 被抱著的葉宏月看著劉富安極近距離的臉,心跳也因此加快不少,但卻沒有做任何動作。 還緩緩地閉上雙眼,就這樣兩張臉越靠越近,四片唇也貼合在一起。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twptt.tw), 來自: 114.43.171.15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twptt.tw/marvel/M.1709413039.A.1AB
IBERIC: 推 03/08 17:28